一、场地范围平面


区位分析:

             深圳站始建于1950年,时称罗湖站。为深圳铁路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铁路的大型口岸车站之一,也是广深铁路城际列车的始发终到站之一。在地理位置上,与香港隔河相望,河仅数十米,名深圳河。

             其作为移民城市的深圳的火车站,有着将近70年的使用历史,与中国现代史的时间近乎重叠,它的出现是带着使命的。一群寻求改变的人、一座复杂新生的城、一个奔腾不回的时代。怀旧在这里是不被提倡 ,奋进求变求新才是这里永恒的主题。这里曾经是最先被开发的地区之一,而今,随时间变化,基础设施的损坏,即使这仍是一片繁荣,却难免显露疲态。

             世界的意思存在于世界的十字街口,在这个十字街口,万千事物在此不期而遇,而后分离。

             城市发端于人性。

二、业态分析


       作为一座火车站,其有着于其他火车站相同的业态分布,填食的餐饮业,暂时的住宿,放松的娱乐服务业,为方便各物流通的快递物流业。以及各式产品零售、批发,无论你是大宗还是小宗,它都想蹭上一蹭。而由于靠近香港,又有着其特殊的业态产生。诸如货币兑换、八达通购买等别的火车站所没有的。

       其场地的外部带有明显的大陆风格,我不能说明说清何为大陆风格,这全靠观感。在其内部则可感觉深受香港的影响,这一内外部风格的变化在罗湖商业城有着深刻的体现。

三、场地内节点照片


(适逢国庆,中国红很配这里)


大包小包,来往匆匆,永远是这里的模样。


四、场地故事

         


      历史叙述通常宏大,它乐于总结某一代人是红利享受者,某一代人拥有得天独厚的机会……但落到具体的个人,每一个节点好像都是一个平行世界在等着他。这是大多数人的生活。

     你渴望这里 

     你到达这里

     你离开这里 

     你回到这里 

     你路过这里 

     你活在这里 

     你告别这里 

     你回望这里 

     你在这里重逢 

我从未离开,却在你思念的时候,归来。

火车北来南往,初到的满载,归去的车头。

(为了拍摄火车,我等了将近一小时,感谢小伙伴们的陪伴)

        东望故里,西向梦想。“没有同一种类的时间,时间过程被不同性质不同的事物所终断,因而时间不是连续的过程,总有偶然性的裂口,把时间弄碎。”如果空间可以被时间支配,我希望上一秒遇见你,下一秒离开你。

        曾不止一次的在座城里想念,却在启程踏上故土后,只想看一眼。旧人如故安好,食一碗牛肉粿条便回程,足矣。地理空间上的距离,创造了人与人的距离,心的距离,无距生厌。不可否认内心对新生的、充满活力的向往,每一次刺激神经,令人觉得活着。“旧”代表了熟悉、安全感,而回望是时下内心的缺失。“新”代表了未知、迷离感,探寻是不甘于被望穿的生命。这新旧碰撞间,一次次踏上火车,并与这座城建立了关系。也曾寄望以把异乡变成故乡,用时间消磨陌生建立联系,安身立命,求而得之,却事与愿违。最终,我被故乡思念。

       在火车站广场靠近香港的边上,一座山上一群坟,永隔一江水,向北,可能意味着可以望向故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