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包围的围龙屋,在群体自建房的喧嚣中慢慢被的“蚕食”。

“蚕食”这个字眼,其实在心里早就已经出现了,从拿出地图看自己的祖屋(围龙屋)看,几乎是只剩下中厅部分了,其他的“围”几乎是不见了,只剩下零零星星的“痕迹”与“残骸”。更多的是以自建房取代了他们的外围,而原来的水塘也变成了现在菜地。或许未来的某一天,记忆中的围龙屋会一点一点被现代的自建房所蚕食,直至消失,不复存在也不留任何痕迹。

“蚕食”即为现代建筑与古建筑的碰撞,现代文明与古文明的碰撞,古文明一点一点被现在的科技文明所取代,慢慢的直至消失,这种现象出现在全国各地,随着时代的进步这种现象必然会出现


1.场地范围平面




2.场地内节点照片


围龙屋中厅



野草丛生的围龙屋




有人烟气息的围龙屋


现代和古老的碰撞


被自建房逐渐蚕食的围龙屋

3.业态分布


场地内大部分为现代商品房,少部分残留为拆的“钉子户”围龙屋,以及其他一些必要的空间。

4.场地故事

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少年都会经过围龙屋,慢慢的他注意到了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奶奶。老奶奶经常一个人坐在屋外的椅子上晒太阳,平静又慈祥地看着每一个过路人。少年在老奶奶和蔼的面容上感受到了一种厚实又宽和的力量。

 

终于少年鼓起了勇气,叫了她一声:“奶奶好”。老奶奶自然的轻轻一笑,不紧不慢的说“放学啦!”。

日复一日,这好像变成了他们之间的一种默契。 

循环反复,他们成了彼此的路上微笑友人。

 ……

 

后来少年忙于高中学业,不再经过这里。突然有一天,少年感受到了有股力量的拉扯,把他牵着带到了这个路口。路上的围龙屋好像比印象中少了许多了,没想到两年时间,变化如此之大。但是少年还是带着心中的期盼走去,可是,屋外再也没有老奶奶的身影了。少年的心扑通落空,空空而已。

 

少年第一次走进了围龙屋,问了一下旁边的一位长者,说:“你好,平时会坐在屋外的老奶奶呢,好久不见了呢?”。长者望着屋外天空说:“已经走啦……” ,然后看着少年平静的笑了。

 

少年道别后,走在路上想着:老奶奶的存在似乎是这围龙屋最后的守护者,她看着这座围龙屋建成,拆迁;看着大家住进围龙屋,生儿育女,再看着围龙屋被群起的房子一点一点吞噬。她守护着最后剩下的一点点围龙屋,也守护着少年的成长,直至她离开她。即使守护者的精神变得越来越微弱,却还是奋力发出微光。


跨越时空的对话(我与老奶奶)


守护围龙屋的老奶奶


城市的成长,真的注定了围龙屋万劫不复的死寂之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