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来到这个世界,我看到了一座浮在天上的塔,还有一座木屋。木屋旁的老人,须发如飘雪般,泛着银光。背上的剑,早已锈迹斑斑。

“你来了?五十年了,这个世界怕不是被你忘了吧?“老人把酒壶递给我道。他的笑容一如从前般爽朗,却没了年少时的英气。

“哪里能忘,我在这里和你一起并肩战斗了多少回?”我喝了一口酒,“五十年了,你还好么?”

老人笑了。

“好?如果你的命运早就被注定了,你说好还是不好?”他摸了摸身旁的黄狗,问我道。

“五十多年前,我拼死从锁妖塔中救出灵儿,最后她在和拜月一战时香消玉殒。

“十年前,当我找到了她的转世,可这一世的她却是只为祸一方的蛇妖,我又亲手将她关进锁妖塔。你说这可不可笑?”

我沉默不语,他继续说道:

 “蜀山的禁地的雪,已经十年没有消融了。”

他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雪,眼里似乎多了些什么。 

“前半生,我是李大侠,行侠仗义,扬善除恶;后半生,我是蜀山掌门,一贫道人,降妖伏魔,为了天下苍生。可到头来,我连自己爱的人都救不了。 

“我不是什么李大侠,蜀山掌门。这一次,我只想做回李逍遥,刚出余杭镇的那个李逍遥,刚刚在仙岛遇见灵儿的那个李逍遥。”

那柄剑自他背后的剑鞘缓缓飞出,在天空中,一化为十,十化为百。剑气笼罩了天空,盘旋在塔周围。他乘剑而起,向着锁妖塔的方向飞去,全然不顾已经围过来的蜀山弟子。那一瞬间,须发皆白他仿佛还是那个潇洒潇洒的少年,从未改变。

 

“灵儿,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