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矿工,这是一个相当简单的游戏,主人公是一位白发老人,他就像西西弗斯一样每天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将钩子放下去再收回来,钩子有时候会钩住黄金,有时候会钩到炸药,有时候又会钩到银子或者水晶,每看到一个结果。老人都会配合着笑,配合着哀叹一下,然后继续放下钩子,继续先前的工作,好像什么样的结果都并不会给他带来什么真正的影响。

 

钩子放下去和收回来的这个过程是极其漫长的,你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只有耳边的钩子上的绳子摩擦过滑轮和老人费力的呼吸声在暗示你,或许你钩住了最大块的金子,可最终也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可即便如此,老人仍然继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未曾变更,故事和游戏都在继续。

 

可是我们都长大了,那个炎热的夏天,那个你一边喝着汽水,一边听着歌,一边玩着黄金矿工的时代终究随水流去,一去不复返了……

 

设计想从这游戏的主旨出发,就是针对于生活,无论我们的命运如何演变,属于我们的剧情如何转折和发展,生活始终得继续,你就好像那个白发老人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抛出自己的钩子,无论结果如何,这都不会影响到你下一次抛出钩子的决定,就像人们经常说的:无论如何,生活总得继续。

所以设计中包含变和不变的两个部分,变是多种多样的,不变时恒久不变的,但是,不变始终贯穿变的部分,凌驾于那些纷繁复杂的变化的事物之上,成为生活的主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