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设计成果技术图纸

        中央记忆银行位于最尖耸的峭壁上。崖壁连接的由多个立方体构成的巨构建筑作为承载记忆信息的通道与深海的通信设施相连接,将记忆从中央记忆银行传输到各个支行。


平面图

1-2楼 记忆戒断研究所


3-20层 崖壁城


21层 记忆银行行长办公室的前台


23层 记忆银行行长办公室


24层 记忆银行办公室


剖透视


绘本

2、微小说

       2050年,最珍贵的东西不是金钱,而是记忆。作为高度集成的行为信息,记忆转移成为了现实。科学家们用技术去构建与还原人的记忆,甚至能通过植入新记忆来抹杀一个人原本的存在。

       “醒醒!”Alex猛地一睁眼,慢慢缓过神来,“又是梦... ...” 梦里成为记忆难民的他一无所有,被固定在冰冷的床板上,旁边的示波器与他的大脑相连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躯壳中自己的记忆一点点被新注入的另一个记忆挤了出去... ...在这个时代,人人都在睡眠时注入记忆代替做梦,做梦是很反常的一件事。“哼!真是越老越不行了!”Alex甩了甩头,环顾四周,确认自己还是最富有的中央记忆银行最高行政官,身处富丽堂皇的记忆银行之中,长舒了一口气。

        这里所有的建筑都倚附于垂直的崖壁上,中央记忆银行位于最尖耸的峭壁上。崖壁连接的由多个立方体构成的巨构建筑作为承载记忆信息的通道与深海的通信设施相连接,将记忆从中央记忆银行传输到各个支行。Alex看着自己枯槁的手,沉思许久,缓缓地说:“这一次又能维持多久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在说给某个人听。

        崖壁城中,不断获得新记忆是唯一的生存法则,人们通过竞争提高自身地位。近日又有一位少女在崖壁城获得了最高排名,并得到了体验中央记忆银行行长记忆的奖励。

        “终于要过上梦寐以求的生活了吗?”代号Lita的少女紧张的吸了口气。此时她已来到崖壁城最底端的记忆戒断所,戴上了记忆交换机器。央行科学家们将设备进行连接,小声沟通着,盯着这个尖端的记忆交换机器,它从央行最高处如垂直的枝干般直插海底最深处,机器一端连着的是Lita,而另一端连接着的是央行最高行政官Alex!

       Lita逐渐的沉浸于Alex的记忆中,感受作为掌控者的快感,旁观着崖壁城中不断进行的记忆掠夺——有人在这里获取别人的记忆,也有人被抽离记忆,无数的人参与游戏,只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记忆一幕幕播放,Lita突然看到一个少女在游戏中拼命努力,为了摆脱底端人的生活。最终她居然得了第一名! Lita觉得可怜又可笑,这一切感觉似曾相识却又渐行渐远,她放弃思索,“我是Alex,中央记忆银行最高行政官,那女孩算什么!”

        Lita似乎已完全沉浸在了Alex的记忆里,她渐渐迷失了自我,认为自己就是Alex。随着记忆不断深入,Lita突然听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在喊着:“醒醒!”这句话像一颗炸弹在Lita的脑海里爆炸开来,Lita头痛欲裂,是谁在说话?之前那个姑娘是谁?我又是谁?Lita不断自问。

       “你是Alex啊!”机器另一端的Alex似乎是发现了Lita的异状,不断地安抚她。

       “我是Alex... ...我是Alex... ...”Lita喃喃自语,似乎像要说服自己,“那你又是谁?”Alex迟疑了一下说:“Alex就是Lita,Lita就是Alex。”

       听到这里,Lita头更加痛了,她陷入不断的自我怀疑与自我说服中,脑海里又闪过刚才那个女孩的样子,“不,你是Alex,我才是Lita,”Lita突然想通了,“像你这种向来生活在顶端的人,怎么经历过我们底层人为了改变命运拼命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Alex的阴谋,为了得到生命的永恒,他挑选历次比赛中的佼佼者,利用他们的躯体作为自己记忆的存放处,成为他生命的延续,而被挑选出来的代号为Lita的人们则开始了一次次的悲剧轮回,每一个Lita都有过自我意识的挣扎,但是直到最后这个Lita才彻悟,成为了摆脱这个莫比乌斯环的第一人。 Alex记忆入侵失败,Lita靠自己的意识存活了下来,最终骗过了所有科学家的眼睛,他们理所应当的这个Lita也成为了Alex。逃出来的Lita站在最高处环顾四周,却惊讶地发现远方有密密麻麻的树影,那是数不清的记忆银行。以后再也没有Alex了,只有Lita。Lita眼神笃定地看向地平线的尽头,在那里,晨曦划破黑暗。

3、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