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愈疗空间》剖透视图及局部效果图




《愈疗空间》平面图及空间功能示意图



2.微小说——《痊愈》

    一滩海岸,一霞余晖。
    我站在阳台上,迎着徐徐海风,轻抚着女儿妙妙的额头,静静看着夕阳由浅入深、由淡转浓。
    作为一名国内顶尖的心理治疗师,一天前我收到一份特殊请求,对方付了巨额钱款请求我在一年内以视频的方式治疗一位病人。  
    病人叫顾声,看了他的资料,我初步判断是精神分裂症。

    开始视频前,我将妙妙安顿在书房。一如往常,妙妙拿着那本小兔子绘本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接着,我便与顾声进行第一次对话。视频里的男人三十岁左右,黑峻峻的眼睛紧紧盯着我。
    在寒暄完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后,他渐渐放松,于是我开始切入主题。
    “你之前有个女儿?”我尽量以轻松的口吻。
    几乎在瞬间他的眼神中再次充满戒备。他不说话,却低下了头。
    “但她出了一些意外?”我继续问。
    我知道他已经开始回忆了。
    “能给我说说关于她的记忆吗?”
    他低着头,沉默了很久,我一直等待着。正准备打断,他突然开始喃喃,我有些听不清。他的声音随后开始变大,我依稀听到“大火”、“女儿”、“快逃”……
    我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会对他造成很大的伤害,决定终止此次谈话。我张口还未发出声音,他突然抬起头,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大吼“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是我害死了我的女儿”……
    我急忙按下了“紧急”按钮,在他房间外的医护人员进来给他注射了镇定剂,他渐渐平息下来。
    第一次视频诊疗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我抬头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妙妙,下楼吃饭吧。”我上楼走进书房,看见了仍然在沙发上安静坐着的妙妙,手里捧着我走前给她拿的书。


    病人一周诊疗一次,我有更多的时间和妙妙待在一起。妙妙话不多,更多时候她都安静地趴着画画和看书。而且这里风景也还不错,我可以每天陪着妙妙看看日落,吹吹海风。
    下一次治疗定在一个星期后。
    还是之前那些问题,也还是之前那些反应。
    一个又一个星期过去,我的治疗陷入僵局。
    就这样过了半年,每当说到他女儿时,顾声都会突然发狂,谈话就不得不中断。

    打破僵局的是第七个月第一个礼拜的那次诊疗。
    原本我以为又将是一次毫无进展的对话。
    直到我听到他吼的那一声“妙妙”。
    我一下愣住。直到视频的窗口关闭了,我才起身走到书房,看到妙妙依旧抱着书坐在沙发上。我走到她面前,一丝不安掠过我的心头。
    我试着喊了一声:“妙妙?”
    妙妙抬起头,看到是我,笑了一下。
    我放下心来,拉起她的手,“我们吃晚饭去。”

    然而这之后,我开始越来越多地梦到我自己的房子也燃起熊熊大火,我安慰自己也许是共情能力太足导致我将自己带入了顾声。
    自那以后我不再让妙妙待在书房里,而是在我工作台旁的沙发上,有她在身边,我总是能安心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最后一次诊疗。
    再次来到视频窗口前,顾声已经坐在那里等着我了。
    同之前一样,我打开他的病例本,问了三个问题。
    但我并没有听到预料中的回应。
    取而代之的是一句:“这不怪你。”
    我惊讶地抬起头,看到了顾声无奈却温和的眼睛。
    “你之前有个女儿。”
    一样的话,但却是从顾声的口中传来。
    “但她出了一些意外。”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子仿佛被人打了一下。
    “能给我说说关于她的记忆吗?”
    一切的一切仿佛被一条看不见的线串在一起,我一下跌入梦境。
 
    那天是妙妙的生日,本该是她最温馨的一天。可等我工作完回到家,却是铺天的火光冲进的眼睛。我挣扎着扑进火海,却发现她躺在地上。空气中喷涌着烧焦的气味。人群走后,我依旧跪坐在地,余光里看到出差赶回来的丈夫绝望震惊的表情。我的丈夫盛故,其实就是顾声。
    原来自始至终,医生是他,病人是我;问问题的人是他,发狂的人是我。
    “妙妙……”我喃喃自语,眼泪流了下来。
    “妈妈。”稚嫩的声音。
    我回过头,看到了空空荡荡的沙发,上面放着一本小兔子绘本。

3.短视频——《愈疗空间》

4.VR+AR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