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

欢迎大家来到2050的未来世界。

(剖面图)


(sketches,想要的效果和su的建模)


(效果)

小说:

《2050》

——以此致敬‘反乌托邦三部曲’。(《美丽新世界》、《1984》、《我们》)

  “你不信我吗,为什么你不说句话,你知道我是正确的为什不帮我?”

    那个男人伏在地上,脚上的镣铐在他奋力的挣扎下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他的头发凌乱不堪,血迹透过薄布渗了出来,从颜色看似乎已经沾染了很久了。远处金光下站着一个女人,微风偶尔拂过她的发梢,温柔的暖风夹杂着她独特的体香,很是醉人。

    “你知道,我是迫不得已的。”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是春日的风一般令人悸动。

    那男人倒下了,他知道这可能就是那所谓的惩罚吧。

    微风吹过那一树早樱,花瓣在风中飘旋,落下。

2050

    那是一块巨大的玻璃,玻璃背后的是那深不见底的海水。还好离水面不远,阳光可以透过海平面缓缓洒进来,像那飞悬在太空的精灵,一切都变换的缓慢,包括时间。

    这个房间里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是简单的生活用品。除了那巨大的玻璃以外,几乎没有照明的用具,偶尔墙上的通讯工具会发出滴滴的响声和一丝丝微弱的红灯。墙角还有一个巨大的电梯,看上去就像那几十年前的旧鱼缸,他们说这东西可是上一辈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创造出来的。

    一个男人坐在那浅蓝的幕景前,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均匀的呼吸。他的头发像是很久没有修理过,已经垂到了肩膀,长但并不凌乱,看似是每天会用清水打理。他小麦色肌肤在浅浅水波之下泛着光,整个人看上去很瘦,是那种脂肪都被消耗掉的削瘦。

    整个画面静谧又寒冷,但又透着一些些的凄美。

    “叮——”墙上的一个灯从红色变成了绿色。

    男人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久坐的身体。紧接着,角落里的电梯开始运行,一个女人熟悉的从电梯上走了下来,手里还端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和酱菜。她有一头的金色长发,被修理的整整齐齐,衣服明显是熨烫过的,拿东西的动作很是优雅,只是这一切很真实却缺少了一点烟火味,是说不清的感觉。他们说这是人类的新型产物,因为对物品需求的增加,这类人形机器人也就应运而生,虽说是机器人,但他们却拥有和人类一样的自我学习的能力,只是在一被生产出来就泯灭了所谓的天性。他们等级制度森严,例如工厂的打工仔就只能打工,所以一般只给他们写有关生产的程序,并且当程序检测到他想越界就会自动关机然后被格式化。的确,在他们的帮助下,人类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效。

    男人嗦了口小米粥说道:“以前人类都会在这个季节用青团配着小米粥吃的,还记得我小时候总会跟着家人在网上抢购最新鲜的青团。”说着说着,他笑了一下。

    “青团?”女人发出了疑问。她开始在脑海中检索青团,但因为这东西已经是旧时代的产物了,所以相关的描述很少。男人看出了她的疑惑:“青团就是一种里面有红豆沙陷的糕点,其实我小时候不喜欢吃,因为老是噎嗓子,现在吃不到了就开始想念。”

    “小时候?想念?”这一个个她不曾学习到的词语出现在她的检索栏里面,但所有的相关资料都很少,可能因为这类有关个人情感的词语都被屏蔽了吧。“个人情感”也是从这个男人口中学来的,但真正的意思还没有学会。

    自从这个男人住进来了以后,她学会了不少东西,例如怎么做一碗精致的赤豆元宵,还有怎么种花花草草。她最喜欢的是樱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这些花花草草都是被禁止的,因为会影响他们的工作效率,但不知为何这个男人能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和大米类似大小的东西,然后这些东西就能种出小树小花。他说这些是生命,但每次说到这些的时候她就会开始出现一些要重启的迹象,所以这个话题很少引申下去。她后来就只是负责把男人的花花草草搬到外面去晒晒太阳,他说这些东西需要阳光。

    那一天,天空中飘起了雪花,所有的树都变的光秃秃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悲伤的气息。那个男人曾经说小花们经受不了严寒所以会死,而这一刻她好像感受到了那一种凋零的感觉,这一刻她好像真真正正明白了什么是生命,突然她头上的灯光开始闪烁,她小跑着跑回男人的旁边,她知道她触碰到了禁忌,她有了情感。

    女人突然就关机了。男人面对着蓝的不真实的海叹了口气。

    据说这是世界上最严厉的惩罚了。他的唤醒只会带来消亡,而她永远只能在想要珍惜的时候被迫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