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ihlapinatapai 是来自南美一种叫做Yaghan的语言,它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列为“最简洁的词”。

它描述了一种“微妙”的状态或一小段时间:有共同愿望的双方羞于主动表达,例如冷战的两人即将言和却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示好。可能下一秒就彼此拥抱了,但在下一秒之前就是Mamihlapinatapai。

1.设计图

立面图


平面图


图文表达


2.故事剧本

虽说是初夏,但热度仍然不可小觑。她挂掉电话,浑身无力的坐在房间门口的小沙发上,那男人靠在墙上,指尖夹着刚点燃的香烟,烟雾在空气里散开有些看不清他的脸。

由于信息记录错误,将她的合租对象变成了一个男人。换房子的申请时间已经排到一年以后,如果现在退房是找不到任何闲置空间的。

思量许久,她抬起头看向男人,“你能不能搬出去?房子我想一个人租下来。”

男人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慢悠悠的说:“不能。”

她被他那绝对的口气噎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脑海里又想起那张复赛成功的通知单,她明白自己没有时间耽搁了,首都有名的指导老师不等人,三年一次的比赛不等人,这意味着她必须得住在这里准备决赛。

她妥协。脸上表情说不上好,语气硬巴巴的朝男人伸出手,“我叫夏禾。”

男人顿了顿回握住,道:“池深。”

 

夏禾跟池深达成了协议,在这个房子里互不干涉对方的工作和生活,分区严明。相比夏禾,池深的作息好像与人相反,总是白天在房子里,晚上才出门。正好夏禾白天去老师那里学习,晚上回来练琴,也不怎么打扰。关于工作,夏禾也不是没有好奇过池深到底是做什么的,但两个人像交错的钟摆,没有许多暂停交汇的时间。

毕竟是两个从未接触过的人,现在突然在一个屋子同住,在一起总得迎来磨合期。

夏禾受不了池深上厕所不把马桶圈翻上去,池深觉得夏禾太矫情,在房子里点香薰让他总想打喷嚏;夏禾总骂池深乱丢衣服,池深反问他为什么洗完澡不清理浴室里的头发?

从夏天到秋天,明明是些鸡毛蒜皮的吵嘴和冷战,但时间却让它们发酵成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暧昧气息,就像夏禾隔几天就会买的鲜花,淡淡的香气蔓延在这个小小的空间。让本来陌生、看不惯的两个人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夏禾急冲冲的脾气变得比原来柔和不少,把香薰换成小夜灯;池深学会了将脏衣服放进洗衣篓,在夏禾发烧的时候笨手笨脚的为她煮粥。他们都在这漫长的接触中一点点的改变自己好接纳对方。

直到有一天,夏禾的老师下午临时有事,给他们放了假,突然的休息时间让夏禾措手不及,但她想偶尔放松一下也好,于是买了花和食材回家,晚上想要做顿饭邀请池深一起吃,她有话要对他讲。

锅子里炖煮着咖喱牛腩,周围的蔬菜随着气泡而翻滚,夏禾听见了罕见的敲门声,放下手里正在洗的草莓关了火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池深喘着粗气,领带松散的挂在胸前,额前的黑发里有不明显的血痕。

“对不起。”他说。

 

夏禾现在才知道,池深在地下赌场工作,现在出了事,他自然也逃脱不了,还得硬着头皮为帮派做事。这次事态严重,以至于他不得不赶回家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个城市。

夏禾站在门口,就像他们初次遇到的那样,一言不发。直到池深收拾好行李走到她面前,她抬起头,眼眶发红。

池深没说话,伸手抚向夏禾的脸颊,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亲密的接触,果然如同他想象中的一样柔软。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的走了。

夏禾一个人站在房子里,空气里还有咖喱的香味,池深收拾东西的速度真的很快。她想。

池深那张床上放着一本册子。她走过去打开它,里面的纸张又大又小,但是画的全是一个人。黑色的头发,不一样的长裙子。有的在闻一朵花,有的在沙发上看着电影睡觉,有的在拉小提琴。

夏禾缓缓合上册子。

 

人在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很快,冬天到了。夏禾顺利的通过了比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成为了小有名气的青年演奏家,用自己的努力换来了应有的赞美和金钱。她仍然在这个空间里住着,每天习惯性买当季的鲜花和水果。

开春的时候夏禾刚从其他城市演出回来不久,那天午后她窝在沙发上看电影,门铃突然响了,她猜测是自己点的餐到了,于是赶紧跑去开门。

当她打开门的一瞬间,那句本来应该送给外送员的“谢谢”被咽回嗓子里。

穿着黑西装抱着一大捧玫瑰花的男人笑了又笑。

3.动画表现

4.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