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江南
同样是江南,不是所有地方都有一种玲珑清秀的美意,在这个被人们忽视的小镇里,却饱藏我童年所有欢乐。
夏日里和老奶奶们在小巷子里嗑瓜子吃西瓜,那时闻到好闻的夏夜的味道,有星斗从耳边绕到鼻尖,有时不时爬在路灯下的癞蛤蟆——独独吓到了我。小时的巷子很复杂,很屈曲,似乎一辈子也走不出去了。奶奶常常故作凶煞地警告我:“你不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被坏人看到卖到山里去,每天叫你砍柴做饭插水稻!”我一点都不怕。有次我走到村子边上,对面就是看不见底的树林,我那时才感到恐惧,是那种再走一步就快回不去的恐惧。
那时的人们格外好,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有奶奶悄悄唤我,从防盗窗塞给我黄色苦瓜一样的果子,叫我掰开来吃,那是微微甜的接触到新东西的兴奋感在舌尖和肚子里来回打转。
到了现在,我离这里越来越远,我终于走出了小镇的边界,没人叫我小名,没人叫我“nü nü”
那个小镇好闻的味道渐渐忘记了,等我回头看时,这个小镇就变成了破败的水泥江南。现在我怕走到更远的地方去了,怕我一回头小镇上的人渐渐少去,少到没有,到时就真的没人想记得这个小镇。她却始终是温柔地样子,春来燕衔泥藏檐下,夏日螳螂作势武功被我抓,秋日凉意被上伏,冬日排骨萝卜汤。